南舟。

DR|KP|全职|GTM|TR

#预告犯##观影感受#

#说说我自己的观影感受#
这部片子呈现的就是社会光明和阴暗,法治与人情。
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人们往往把法律端上神坛,当成天条,不能忍受被法律排斥在外的存在,选择去漠视,践踏在社会底端挣扎去生存的所谓“蝼蚁蜉蝣”。
“他们只是把自己不幸的责任全强加在社会身上。”
“只要努力就可以了,没错。”
孰知社会和法律根本没有给他们努力的机会。
光鲜亮丽的光明面上,许多所谓的“上等人”抛弃了自尊只为爬的更高,内心冷如冰;而在这个社会的阴暗处,有这么一群人深处泥潭,却保留着属于人的温情,相互取暖。
这就是“法治世界”。
高高在上的人不懂蜉蝣的挣扎,只是对这些人嗤之以鼻,进而抹杀。冷酷的人心主导这个社会,这个社会杀死了竹竿。
这大概是奥田对社会开始绝望的转折点了。
这个社会需要制裁。
而那些给了他温暖人情和友谊的朋友,他只能以实现愿望作为回报。
不知是不是我没看过原著的问题,我觉得toma演的男主智商并没有评论里说的那么高,以我个人来说,toma演绎出的,是一个拼命为朋友梦想奋斗着,以蜉蝣之力对抗社会的普通人,仅仅带着点小聪明。
然而他成功了。
谁说蜉蝣不能撼大树?
ps:整部片子里我泪点有四个
1.toma死后手机里关于竹竿的录像。
2.女主抱着尸体哭喊的时候。
3那三个朋友苏醒后对警察招供奥田是主谋时,他们那发颤的声调和眼里的泪光。
4.电影最后给出的插叙杀。那四个人说说笑笑的情景,仿佛给整个冰冷黑暗的社会注入了微弱却充满温情的光。
真的,被toma圈粉了...折服在他的演技之下orz.哦,还有颜。

堕泽。鹤x婶01[中长篇]

——你犹如那美丽的白鹤慢慢堕入我致命的陷阱,染上属于我的颜色。
——即使一切污秽不堪。

注:
*小学生文笔.玛丽苏,很啰嗦。不喜慎入。
*典型的三角关系。鹤⇔(?)婶←乱
*(女主是我讨厌的类型)
*不喜慎入
*不喜慎入
*不喜慎入
*玻璃/糖都无所谓了。
*BUG就随便忽视了吧x.

-一.无法逾越的距离-

        审神者一直有一件不愿让别人知晓的心事。
        是她作为一个人类,一位审神者,不该有的念头。
        ——那就是,她喜欢鹤丸国永的这件事。
        仗着审神者的身份让鹤丸国永成为自己的近侍,每天强迫着他和自己处理一堆的事务。看着他为这些烦人的工作而头疼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里却很满足。他的身影让自己着迷,宛如仙鹤一般神圣高贵,不愧是自己的男神啊。
        对男神痴汉而已,没什么吧?
        只是憧憬的对象而已,没什么吧?
        直到有一天她才真正清楚自己的感情。
        她才意识到不妙。

part01.  
        “乱啊,”骑在马上的审神者抓紧了肩上的披风,那是乱在出阵要刚要出发的时候发现审神者衣着太过单薄,特地赶回本丸拿来的。抿紧的唇线突然松开,咧出一道弧度,“真是个体贴的人呢。”
        突来的一句话让跟在一旁的乱藤四郎怔了一怔,湛蓝的眸子迸发出异常的光亮,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被主将夸奖了整个人就精神起来了!”用活泼愉快的语气回应着审神者的夸奖后,他对上了审神者刚好向这边望来的双眼,两人相视一笑。
        肃杀的氛围笼罩在整个战场上,开朗的天气瞬间变得乌云密布,黑云压得愈来愈低,像是想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审神者就像是不知道战场的危险程度,她微微眯起的眼里全是笑意,及腰的黑色长发被轻风扬起在弥漫于战场的硝烟中。发出一声轻笑后,她竟不顾现场扩张着如此紧张的气氛,在乱藤四郎的惊呼中赫然下马。
        只见审神者那副小身子穿过重重兵马,往最前线的方向走去,乱藤四郎本想阻止审神者太过冲动的举止,却看了眼最前线的位置,心里也只是讥讽地自嘲了声,便收回了要去阻拦的手。
        那是队长鹤丸国永的位置。
        审神者喜欢鹤丸国永。
        这件事是审神者亲口告诉身为闺蜜的乱藤四郎的。她那时的神情,乱藤四郎永远不会忘记。
        本来就犹如黑珍珠一般闪着光亮的黑色双眸一提到那个名字便能发出更加耀眼的异彩,温柔的神情融在她柔和的轮廓里,嘴边勾起最美丽的弧度露出了动人的微笑,他还能清楚看到她捂着脸的指缝间露出了淡淡红晕。少女的心思就这样写在了脸上。
        鹤丸国永。这个名字在乱藤四郎的心里荡漾开来,泛起了一阵苦涩与不知名的痛楚。手不禁抓紧了腰间佩刀的刀柄,指关节因为发力而微微发白。
        此时原本索敌的鹤丸国永却被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审神者吓了一跳,他依旧带着与平常并无两样的笑容看向旁边同样笑着的小丫头,“啊哈,真是吓到我了。你这样,出了什么事我可都不管哦?”
        虽然嘴上说出了不负责任的话,鹤丸还是把少女抱上了马,为了安全把她整个人紧紧拥在怀里,“先说明这次的索敌失败可就不是我的错了。”审神者就这么被他扣在怀里,少有的乖巧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把身子往鹤丸的方向微微挪了几下。
        敌方战马的嘶鸣声愈来愈大,甚至都能听到他们刀剑在空中划动的声音以及摩擦声,对面的尘土滚滚而来,杀意掺杂着硝烟向他们袭来。
         “像平常那样随便选个兵阵吧。”审神者在鹤丸的督促下随便点了个阵后又在鹤丸怀里缩了缩。
         “好了,你可要抱紧了啊。”鹤丸含着笑意的声音从少女头上传来,他不知道少女在自己怀里偷偷比了个“耶”的手势和露出了计划通的表情。
        鹤丸覆在她身上的手臂紧了紧。
        战马冲着敌方一跃而上。


part02.
        “真是乱来,给了我不小的惊吓呢。”鹤丸打着哈哈,在审神者的旁边坐下,鎏金色的眸子半阖,长长的睫羽低敛隐藏住眸子里流露出的感情。“是不相信我能保护好你吗,真是有惊无喜啊。”
      
        刚才的战场上,敌人虽然有些难缠,但形势有利的兵阵帮了部队一行人一个大忙,原本实力相差也并不悬殊,这次出阵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也许胜得过于容易,导致整个部队的警惕性松懈了些许,也没有察觉敌方幸存下来的弓兵的偷袭。
        审神者察觉到那支凌厉的箭时,它正是向自己和鹤丸攻来。
         “小心!!!”她大呼着,同时也下意识直起身子整个人跃了起来,企图为鹤丸挡下这一箭。
        鹤丸是强大的付丧神,即使受了伤,手入后也能很快恢复。她区区不过是一副人类的躯体,若是中了要害部位,可不是好玩的。
        鹤丸显然也是察觉到这一点,他一手以最快的速度抽出刚刚收在腰间的刀剑,刀刃猛的以划破空气的气势把飞来的箭挥开,一手按在审神者肩上让她重回自己怀里。
        其他的刀见状大惊,连忙把两人围住,满脸担忧。但鹤丸爽朗的笑声以及招牌台词“被吓到了吧”让他们给了这两人一记又一记白眼。
        “鹤......”怀里的审神者正要说几句话,却感觉到搂住她的那只手臂猛地一紧,力度不断加大,似乎想把她融入那具身体里一样。审神者识趣地不再说话。
        那只手臂正不易被人察觉地发颤着。

        “虽然被吓到是一种乐趣,但是你的冲动我可不看好哦,”鹤丸用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口吻对着蹲在一旁身子缩成一团的审神者说道,“毕竟太伤刀的自尊了,不被相信自己能保护主人什么的。”
        —— 刀,保护主人吗。
        只是因为身为一把刀的义务吗。
        原本垂头看着地板的少女想到这里,不由抬起头来。眼前的付丧神俊美如斯,洁白的和服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像是与其融为一体般耀眼高贵,银色光线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的轮廓。宽大轻柔的白袖随着吹来的清风微微摇曳。
        真是一只夺目动人的仙鹤啊。
        审神者不禁望着出神。
        我想做你的恋人。
        这样下去,真的会很不妙。
        这样美丽的神衹,怎么允许自己对他有那么卑劣肮脏的念头。
        真是讨厌这样的自己啊。明明知道这样不可以,却总是一边否认着自己对他的感情,一边让自己在那片难以逃离的沼泽越陷越深,甘愿沉沦在那双蜜色的眸子里。
        对自家的刀产生那种感情,会不会暗堕啊。
        “鹤丸国永,”她开口叫出那个在心里呼唤着无数次的名字,语气坚定声线平稳努力不容一丝颤抖,“我为今天的冲动向你,向大家道歉。往后,我的安全都托付在你们这些刀身上了。重新再向你多多指教。”似乎是对自己的警告,少女“大家”和“刀”等字词上咬牙加重了语气。
        定义好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好办了。
        仅仅是刀的义务而已,为什么非得咬着这点不放呢。
        显得自己卑微至极。

---------------------------------------------------------

-TBC-
        玛丽苏的剧情不知道大家看得喜不喜欢。其实我是打算写个乱x审的小短篇的,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鹤x审简直...。






这个暂时要弃坑。ooc问题。抱歉了。

我好渣啊...

现在根本不想产粮只想吃吃吃。

看着别人随手写的一段字都好过我的文风,我顿时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不行我要静静。

我好想产粮啊!!!


白衣少女浅笑着沏好一杯茶,热气冒腾,模糊了她姣好精致的五官,看不清她眼底掠过的那一丝不明意味的神色。白色裙裾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曳,用发绳系着的黑色发丝散落在肩上,纤细的手臂捧着热茶,伸到你的眼前。一切美得不像话。

“你的茶。”

你像是着了迷一般,不由自主地接过茶杯,炙热的温度从指间传到身体的每一部分,暖意蔓延至全身。

看着你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茶,却因为茶的甘苦不禁打了个颤,她眼中笑意更甚。“噗嗤。”孩子气地笑了出来后,她走到了你的身旁,正坐。

“欢迎来到我们的茶馆——勿离。”


#Danganronpa #江ノ岛盾子 #語c自戲 #彈丸論破

ooc注意。

      天空被大量飘散而不肯散去的黑色浓烟瀰漫,四周传来零散的枪声,时不时还有生命被终结的惨叫,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各种姿态的尸体,空气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兴奋地哼哼小曲儿迈着小碎步轻快地越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每一個輕快的腳步就飛濺出了鮮紅的飛沫。黑紅色的血液在衣服上染出點點妖艷的血花。稍不注意踩到一個人的脸后脚步却加大了力度。[好恶心啊......]从嘴里吐出嫌恶的话语,臉也扭曲地做出出一副快要呕吐的表情。[不過呐......这种醜陋到令人绝望的脸真是太棒了!唔噗噗噗噗......]脚狠狠地踩了几下人脸后终于抬起脚,蹲下在尸体旁边半眯着眸子饶有兴趣地端详他的脸。

      [好、好棒啊!!!本殿都忍不住快要爱上这样厉害的自己了!!!唔噗噗噗噗...唔噗噗噗噗......]眸子猛地睁大溢出异样兴奋的光芒,唇角勾起诡异的弧度,嘴里本想发出快乐的尖叫声却转变成了奇怪的笑声[啊......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过自恋了啊?但我明明就有自戀的資本啊不是嗎?像本殿這麼全能的女孩子可是——千——年——難——遇——的天才呢!你說是吧?這個看起來醜到令人絕望的死人?]塗滿著鮮艷的紅色指甲油的指甲輕刮那個尸體的臉,輕歎的語調儘顯溫柔[真是可憐呢......都是因為我害的嘛。人類呢,就是因為我這種可怕的生物才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呢。嘛......真是]語調猛地變快,尖銳的嗓音粗暴而毫不客氣地迴蕩,起身微微弓腰好笑地捧著肚子一副笑得發抖的樣子。

     [太棒了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你們還想讓我道歉嗎?!真是好笑的笑話呢!這麼棒的絕望能讓你們也能品嘗到了為什麼要我向你們道歉呢?哈,你們這群傻逼。]不顾嘴里流出的下流话语便伸出腳尖殘暴地踢開那具尸體,誇張的笑聲突地中斷,不悅地看著周圍露出一副膩煩的神情。

      [這樣就結束了?未免也太差勁了吧?嗯?這樣的絕望怎麼夠填滿本殿的胃口啊。喂,簡直無聊到爆嘛。]

#圖轉侵刪。


松田夜助_自戏

自戏-

[唔...]不自觉地轻轻痛吟了一声,压在身上的重量让自己行动不能。好重。啧了一声睁开双眼头微微抬头,突来的阳光刺得险些睁不开眼。[窗户没关吗?]这么想着伸手在手边摸索昨晚看得入迷的漫画书,碰触到的却是与漫画书完全不一样的质感。[头发?]待眼睛适应光亮后终于看清了自己身上压着的东西,噢,是人。

一抹暗红色头发映入眼帘,熟悉的睡脸靠在自己胸膛上,嘴上温热的液体浸湿了自己的衣襟。[大概明白为什么窗户没关了。]阴沉着脸蹙起眉,伸手移开她的脸,等整个人随着动作翻了个身,身上的重量便消失了,腰部微微发力身子直直地坐了起来,胸口还一阵一阵地疼。[真是有够肥的。]烦躁地抬手拍拍衣襟上的脏物后视线转回那个女人身上。

[还要持续多久,真是麻烦啊。]自言自语地低声说了句。看着床上的人不禁感觉心中有些苦涩。

就这么死了该多好。

把刚刚从脑内闪现出来的想法强行进行了无意义的抑制,抬腿踹了踹床边,冷声说道:

[丑女,起来治治你的脑子。]